宋清辉:最严内控新规意味着投行将转向制度化发展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12 07:15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指引》的出台对整个券商投行业务的走向具有重大意义,意味着投行业将从野蛮生长转向制度化发展。监管层下一步重点可能仍是强化和落实这一新规,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细化完善。 

  中国财富网讯(李沁心)券商投行类业务迎来最严内控新规。近日,证监会发布《证券公司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指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指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过度激励、业务活动管控不足等问题成为首要解决的重点。

  《指引》的主要四点要求

  近年来投行类业务快速发展,行业中普遍存在的“重发展、轻质量”“重规模、轻风险”,主体责任履行不到位、执业质量良莠不齐,业务发展与内部控制脱节等现象,与其在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等方面承担的日益重要职责不相匹配。

  据证监会介绍,投行类业务内部控制此前并没有专门的指引文件,主要依据是《证券公司内部控制指引》、《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管理办法》等。但由于制定时间较早、内容相对原则、要求较为分散,针对性和指导性有待进一步提高。《指引》旨在明确投行类业务主体责任、强化制度建设、加强实践指导,切实把好风险防控关。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指引》在薪酬机制、内控体系、从业资质、具体业务流程等方面对投行类业务进行了明确和规范。这也意味着监管层正在逐步完善全业务链监管体系,实现由量变向质变的过渡,同时推动券商业务竞争层级高端化,业务能力较强、风控体系全面完善的券商将有望获得竞争优势。

  过度激励将成历史 奖金延长至三年发放

  一直以来,投行从业人员的高薪酬便是金融圈茶余饭后的谈资,极大的诱惑力也使一批批毕业高材生趋之若鹜。与此同时,部分投行存在的过度激励和短视行为也越来越引起监管层的重视。

  事实上,在《指引》发布前的一次证监会培训会上,证监会副主席李超一席发言就直指投行薪酬体制弊端:“再好的人,放在那个机制里头,大概也会出事,诱惑太大,刺激太强了。做一两单,一辈子衣食无忧了,拿到钱是第一的,项目好不好那都没关系。公司高层怎么能纵容这么干?还是公司高层自身就没有创业感在,自身就是短期经营,一进三年,捞足走人,会不会是这样?”

  对此,《指引》第二十九条规定,证券公司应当建立业务人员奖金递延支付机制,不得对奖金实行一次性发放,递延发放年限原则上不得少于3年。投资银行类项目存续期不满3年的,可以根据实际存续期对奖金递延发放年限适当调整。

  一位券商投行人士对中国财富网表示,奖金递延发放可以有效控制因业务人员短视行为造成的项目风险。以往存在业务人员完成大项目并获得大笔奖金后一走了之的情况,此时项目的质量和后续运作都将无法保证。

  不仅对奖金的发放时间有要求,《指引》还对薪酬考核标准做出了限定:证券公司不得采取投资银行类业务团队按比例直接享有其承做项目收入的薪酬机制;不得将投行业务人员承做的项目收入作为其薪酬考核的主要标准,应当综合考虑其专业胜任能力、执业质量、合规情况、项目收入等各项因素。此项规定直接宣告了投行常见的“卖牌照”“大包干”业务模式的终结。

  据上述投行人士介绍,不同券商在投行薪酬模式上有较大区别。一部分券商底薪较高而奖金较低,类似“大锅饭”,新规对这部分券商的影响相对较小;而另一部分券商以项目提成作为投行人员主要收入来源,“基本工资连付房租都不够,但奖金却可能达到基本工资的百倍以上”,该人士坦言。在第二种模式下,项目团队大包大揽并与公司分成,分配比例可高达8:2,公司相当于只收取投行牌照费。其预计新规可能会促使机构对薪酬机制进行改革。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中国财富网采访时表示,证券行业特别是投行部门过度激励的问题几乎已经是常见现象。本次新规有助于遏制投行团队的业绩冲动,倒逼投行团队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项目上,同时还有助于投行项目团队的稳定。

  “三道防线”强化内控体系

  针对目前投行类业务内部控制体系存在的分工不合理、权责不明确、制衡机制不完善、监督有效性不足等问题,《指引》首次提出“三道防线”的内控基本架构。

  项目组、业务部门为内部控制的第一道防线,项目组应当诚实守信、勤勉尽责开展执业活动,业务部门应当加强对业务人员的管理,确保其规范执业;质量控制为内部控制的第二道防线,应当对投资银行类业务风险实施过程管理和控制,及时发现、制止和纠正项目执行过程中的问题;内核、合规、风险管理等部门或机构为内部控制的第三道防线,应当通过介入主要业务环节、把控关键风险节点,实现公司层面对投资银行类业务风险的整体管控。

  宋清辉认为,目前券商投行部门内控与业务脱节现象十分严重,预计新规后质控部门将会“挑大梁”,更为严格履行对各个投行项目的事中控制和过程控制。

  同时,《指引》的第十条和第十三条对质控和内核团队的独立性进行了明确:证券公司应当设立质量控制部门或独立的质量控制团队,以及常设或非常设的内核机构。质控部门或团队可以独立于投资银行业务条线设立,也可以在投资银行业务条线内部设立,但应当与投资银行业务部门相分离;内核机构可以在公司层面的内部控制部门内部设立,也可以在公司层面单独设立,但应当独立于投资银行业务条线。

  中国财富网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大型券商已基本建立起相对完善且独立的质控和内核制度,但部分中小券商的质控部门并非独立,有一些甚至只是项目组内设的质控小组,与项目团队有共同的利益目标,将影响质控的独立性。预计这种情况在新规引导下将不复存在。

  近来国海证券“萝卜章”事件、西南证券忽悠式重组等类似案件频发,充分暴露出投行业务的内控短板。李超谈及此事时曾表示,投行方面连续出事,背后是机制问题和监管不到位,出了事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自己不操心背后的机制不健全。

  内控人员配备短期内难到位

  在对内控部门的设立进行规范之外,《指引》对相关业务人员也提出了要求。第三十条规定,证券公司应当为投行类业务配备具备相应专业知识和履职能力的内部控制人员,独立开展内部控制工作。专职人员数量不得低于投行业务人员总数的1/10。

  同时,为保证内部控制人员独立、有效地履行内部控制职责,其薪酬收入不得与单个投资银行类项目收入挂钩。

  上述投行人士告诉中国财富网,《指引》对内控人员专业性和人数提出了要求,特别是对于中小券商来说,短期内达到要求存在一定困难。首先,内控人员现有工作模式和薪酬制度较难吸引有足够专业能力的从业者。此外,对中小券商而言,要配置相当比例的内控人员也是一笔不小的固定支出。

  禁止同业恶性竞争 保证项目费用投入

  除了要面对内控人员缺位的问题,部分券商还可能面临丧失价格优势的烦恼。此前,部分券商依靠相对较低的价格,能在竞争激烈的投行市场中分得一杯羹,然而也衍生出“价格战”和恶性竞争问题。这种情况在小券商身上相对集中,但也不乏大中型券商为了冲业绩而刻意压低价格的情况。

  《指引》第二十一条提出,证券公司在开展投资银行类业务时,应当在综合评估项目执行成本基础上合理确定报价,不得存在违反公平竞争、破坏市场秩序等行为。

  进一步,证券公司应当在综合考虑前端项目承做和后端项目管理基础上合理测算、分配投资银行类业务执行费用,保证足够的费用投入,避免因费用不足影响业务质量。

  券商分支机构将无缘投行项目承做

  本次新规的另一监管重点在于禁止了证券公司分支机构承做投行业务。《指引》第二十条规定,证券公司应当对投资银行类业务承做实行集中统一管理,明确界定总部和分支机构的职责范围,确保其在授权范围内开展业务活动。

  中国财富网从业内人士处获悉,证券公司分支机构特别是营业部确实有承做投行项目的情况,尤其是投行总部承做动力相对不足的新三板和债券业务。在市场不好时,做成项目获得的分成对营业部来说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部分分支机构甚至安排了专人进行投行业务的承做。但相关人士也表示,营业部开展投行业务承做必然存在业务人员专业度较低、质控和内核不规范等问题。

  针对此类问题,《指引》明确表示,证券公司分支机构不得开展除项目承揽等辅助性活动以外的投资银行类业务。单一从事投资银行类业务的证券公司分支机构除外。

  除以上重要内容和其他普遍性规定和具体业务条款外,《指引》还对债券业务、并购重组项目、资产证券化等特殊业务的内部控制提出了针对性的要求。

  华泰证券金融首席分析师沈娟表示,《指引》旨在改善近年来由于投行类业务快速发展,行业普遍存在执业质量良莠不齐、业务发展与内部控制脱节等现象。这也意味着监管层正在逐步完善全业务链监管体系,实现由量变向质变的过渡,同时推动券商业务竞争层级高端化,业务能力较强、风控体系全面完善的券商将有望获得竞争优势。

  宋清辉认为,《指引》的出台对整个券商投行业务的走向具有重大意义,意味着投行业将从野蛮生长转向制度化发展。监管层下一步重点可能仍是强化和落实这一新规,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细化完善。原标题:投行迎最严内控新规:过度激励将成历史 巨额奖金或分三年发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